一场守护“娘家”的“战事”:华科校友援鄂抗疫

  • 日期:03-12
  • 点击:(860)


1月23日12月29日,华中科技大学(以下简称“华科”)校友秦携家人在珠海长隆度假时,突然接到通知参加紧急电话会议。会议召集人是华科上海校友会会长周峰。除秦外,华科上海校友会近20名骨干会员也应邀出席。

极其紧张的会议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周峰的演讲只有一个主题:严重的疫情,湖北省和武汉市几家医院的医疗物资的紧急情况,作为一个华科人,他有责任帮助湖北。这一举措得到了与会者的迅速响应。

会后,成立了名为“支持湖北上海校友会-华中科技大学行动”的微信群。最初成员不到20人的团队的任务很快就明确了:建立一个志愿者团队,并开始筹款和采购活动。

事实上,在武汉新皇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分散在世界各地、曾在湖北求学的华科校友都参与了这场帮助湖北抗击疫情的“战役”。2月6日晚,负责信息沟通的华科校友齐飞告诉记者,截至当天,华科北京校友会的捐赠已经超出预期。此外,除了来自日本、澳大利亚、法国等国仍在运输中的物资外,一批价值近300万元的医用物资,包括防护服、副口罩和4000只护目镜,已从德国法兰克福陆续运抵中国。这批物资的捐赠范围将覆盖湖北省16个城市相关医院的117个科室。

世界各地的校友都在积极地相互联系。

也许没人预料到有“千湖之省”美誉的湖北有一天会以这种“独特”的方式被“守护”。

1月23日凌晨2点,武汉宣布“城市关闭”。也从这一天开始,湖北省中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以下简称“华科协和医院”)、湖北省儿童医疗中心、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等医院相继发布公告,征集各界捐赠护目镜、N95口罩、手术口罩等防护用品。

这也成了华科校友营救的初衷。“此时此刻,我相信所有的中国学生都深深地依恋着武汉,想念着我们的老师和朋友,尤其是在前线作战的中国人!母校附属医院在抗击艾滋病的斗争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目前,医务人员正在前线作战,但他们面临着防护材料的严重短缺。想到医务人员无法保护自己的安全,我们就感到不安。”1855年1月24日,华科上海校友会在第一篇公开募款文章中写道。他补充说,捐赠材料和款项将提交给校友会,并送往华科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儿童医院和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

此时,世界各地的华科校友也在积极行动。华科北京校友会副秘书长谭告诉记者,由于家人在湖北省第一线医院工作,她通过家人了解到,在疫情广泛传播之前,一线医务人员缺乏各种物资,并开始在身边的朋友中寻找获取物资的途径。1月21日,她得知德国校友会计划购买一批价值约100万元的医用材料。购买已经进入谈判阶段,资金问题尚未解决。

“收到上述信息后,我立即联系了华科北京校友会会长张斌、秘书长刘超,商讨在北京校友会内部筹集资金,解决德国校友会的资金问题,并迅速争取到这批物资捐赠给国内急需的一级医院。”根据惠玲的要求。

1月24日17: 41,华科北京校友会首次宣布

为此,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几十名华科校友也成立了“战时”组织。根据工作需要,采购团队、物流团队、财务团队、法律团队、信息团队等。很快被组织起来。从武汉市关闭的那天起,这些团队几乎每天24小时在线,联系湖北省各大医院的一个接一个的需求,对接各种物资采购、物流和配送,然后在公开号码上向捐赠者披露所有物资采购清单和相关物资的去向.

直接向前线部门运送材料

每个人都在与时间赛跑。

从1月25日(新年第一天)开始,华科校友捐赠的医疗用品陆续到达华科同济医院、华科联合医院等医院。1月30日,第一批来到灾区的华科校友的外文资料也到达了湖北临床一线。

或者不同于资金支持疫区的方式,向指定医院捐赠有针对性的医疗物资是这支非政府力量的最终目标。记者从华科的几位校友那里得到证实,除了收集到的医疗物资外,所有收集到的资金都用于购买医疗物资,用于湖北省疫区医院的抢救。

这不难理解。周峰告诉记者,一线医务人员需要更多的材料而不是资金。因此,在支援行动开始时,华科校友直接与湖北各医院联系,了解了一线最真实的情况和需求。“这样,我们在材料采购方面就有了明确的目标,并且可以随时调整采购的方向和重点。从支援行动的第一天起,我们的物资就被直接送到前线部门。”

根据华科上海校友会发布的相关数据,仅1月25日(新年第一天),上海校友会就联系了湖北省11家定点医院,确认其中6家是上海校友会支持的第一批医院(一家在武汉,其余在湖北省其他城市)。

这显然不是一项容易的任务。问题是一个接一个的。首先是找到合格的材料。一方面,医院有大量关于求助和物资供应的信息,很难辨别真假。识别和验证信息需要时间。另一方面,各大医院医疗设备短缺的情况不尽相同,市场上销售的材料质量也参差不齐,这进一步增加了合格采购的难度。

"所以我们直接成立了一个医学专家团队,由同济医学院的校友负责专业检查。这些校友对购买什么样的防护设备有了更好的了解,这让我们可以更快地匹配合格的材料。”周峰说。

找到合格的材料只是困难之一。如何快速生成订单并完成交货是后续工作的关键。据一位华科校友称,购买上述德国商品花费了几个激动人心的日日夜夜。1月25日上午,德国供应商以疫情蔓延和物资被留在国家防疫部门为由,突然改变主意,暂时取消了华科德国校友两天前与他们谈判的订单。

匆匆忙忙,为了赢得这批材料,德国华科校友打了无数电话,没有预约就直接去了供应商的工厂。经过几个小时的调解,第二轮谈判开始了.最后,供应商同意按原计划提供这批价值34万欧元的医用材料,相当于约260万元人民币。货物于德国时间1月27日上午11: 00(北京时间下午17: 00)成功提货。医疗物资于当天下午19点左右(北京时间凌晨2点)抵达法兰克福机场。物资于北京时间1月29日上午10: 00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当天由特快专递专机抵达武汉。北京时间1月30日凌晨,湖北省邮政局的所有分支机构分发了该邮件,并将其直接送到了第一线医院。1月27日,从供应商的仓库到第一线医院只花了70多个小时。

2月6日,负责买办的华科校友黄道荣

自春节前夕疫情爆发以来,各省市相继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一级应对。与此同时,武汉的交通管制再次升级,飞机、火车和高速列车的运输方式不可行,大大增加了物资运输的难度。

据上海华科校友称,2月1日,一批来自上海校友会支持湖北的6.5万双一次性医用橡胶手套从上海运到南京仓库进行分包。为了应对严格的交通管制,100多箱货物“丢失”:上海卡车首先被运到浙江边境,然后另一辆浙江卡车被替换,最后江苏卡车被替换。物流司机在担心了一夜后终于抵达南京仓库。最后,在相关政府和EMS的帮助下,货物终于在2月2日晚离开南京,并被送到武汉同济医院、谢赫医院以及宜昌、襄阳、黄冈等周边地区的10家定点医院。

这场“战争瘟疫”仍在继续

自从1月23日行动正式开始以来,华科校友对湖北的援助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月。根据目前的公开数据,截至2月6日下午,北京校友会已收到超过620万元的个人捐款,加上校友企业通过校友基金会捐赠的400万元,总计超过1000万元。上海校友会收到了291万元的捐款,湖北省55所医院收到了上海校友会的捐款,一家企业捐赠的200万元正在购买中。截至2月5日,法国校友会已经捐赠了140,339欧元。由西雅图校友会支持的两批用品,包括飞利浦呼吸机和口罩,在同一天被送到武汉。

“采购难,物流更难。开始的时候,我从没想过会这么难。这真的非常非常困难。”回顾支教活动开始10多天来,华科上海校友会发起人周峰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感受。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自从支持行动正式启动以来,华科校友成立了一个微信群来运营每一个医疗用品的采购订单、每一个捐赠的目标医院和每一个物流环节。在周峰的微信群中,有30多个这样的群,其中大多数以不同的国家、特定的材料和相应的医院命名。作为华科上海校友会的总指挥,目前在澳洲的周峰每天都需要处理大量的信息。微信新闻不断闪现:各地区的采购协调、物流的最新进展、指定医院的物资配送以及与校友会的及时沟通。

类似周峰的工作状态,黄道荣于1月23日加入行动。在负责全面协调的同时,他还协调和跟踪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俄罗斯等国的国际采购。

"时差完全颠倒了。最近,我们直到凌晨两三点才睡觉。目前,我们的采购主要集中在美国、澳大利亚、俄罗斯、乌克兰等地的全球采购。国内基本上没有原材料,邻国日本和韩国也差不多。”2月6日下午,疲惫的黄道荣在他的声音中透露并告诉记者。

但是根据华科几位校友的采购经验,与前期相比,海外采购材料的压力越来越大。除了往返中国的航班减少和国际运输成本高之外,随着疫情继续蔓延,外国供应商在材料出口方面往往比较保守,宁愿将材料留在自己的国家。

"您预计过这个支持操作的持续时间吗?"

“不,还没有结束。”这是记者从华科的许多校友那里得到的答案。

2月7日晚,华科北京校友会在一份文件中写道:“到目前为止,仅武汉一地就建立了五批定点医院,共提供多张床位。然而,由于缺乏医疗用品和其他原因,仍然需要一个过程来充分利用它们。在短时间内

“空荡荡的街道,安静的房屋,纵横交错,依然是家。有一天,她会推着枕头站起来,穿上衣服,打招呼,送东西,笑得像朵花。”2月5日清晨,武汉关闭两周后,华科校友写了这首诗。

每个人都在等待这一天。

记者马云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