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所杨浦区小学探索实践 快乐学习,真的存在吗?

  • 日期:01-28
  • 点击:(830)


"我父母不能做眼保健操,所以我做了一个穴位贴片来帮助他们."“同学,根据眼罩上的穴位感觉疼吗?没有吗?那是因为你没有尽力!”儿童有趣的语言,“小发明”的创造性教具和充满笑声的轻松教室是杨璞“快乐小先生”的展示场所。开鲁新村二小学五年级的唐凯瑞成了一名小教师。教室翻了个身,欢乐倍增。

在过去的五年里,杨浦区的许多小学都在杨浦少科站站长、上海超级校长胡建民校长工作室的领导下进行了探索和实践,唯一的目的就是让学生更快乐。

快乐学习真的存在吗?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思考幸福教育的初衷和目标更有意义。

“孩子们说不要上课”八年前,上海市教委发布了《上海市小学实施“快乐活动日”指导意见(试行)》,率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小学生每周半天的“快乐活动”。目的是实施素质教育,以学生活动为主要形式,加强学生的体验和实践,丰富学生的学习体验,促进学生健康快乐成长。从事校外教育已有很长时间的胡建民得知这项改革措施后非常兴奋。多年的校外教育经验告诉他,孩子需要太多的时间和空间来发展自己的兴趣,而校内教育也需要这样的顶级设计来唤醒教育者的使命感和创新实践精神。然而,当条例第一次颁布时,学校受到许多限制,如思想和教师,每个人都被突然“空”了半天感到困惑。

“孩子们不开心!我们监督政府,听讲座,问孩子们什么是幸福?孩子们说应该有活动,不要上课。”胡建民感慨地发现。结果,许多学校把“活动日”变成了教学课程的延伸,学生坐在教室里,坐在课桌前,继续努力学习。一些学校受到他们能力的限制,但是很难让所有的孩子都参与进来。

2014年,胡建民主席的工作室成立。他将在学校快乐活动日探索如何丰富学生科技社团活动的经验。他希望通过校长工作室的机会和杨浦区几所小学的实践,能够解决制约学校实施“快乐活动日”的瓶颈。更重要的是,创新可以被突破,让教育者“受到诱惑”,真正享受学生的快乐。

“快乐的背后是积极的学习”

“绝大多数教育者,无论是校长还是一线教师,都有情感和理想。他们受到体制机制和社会环境的压力。各种考试的枷锁束缚了教师的心灵。然而,快乐教育、快乐学习和让学生成长之间没有矛盾!胡建民说,“当孩子们开心的时候,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找到兴趣,获得学习的内在动力。”他赞同美国教育家埃德加戴尔提出的“学习金字塔”理论。学生主动学习时,学习内容的平均保留率较高,“教别人”是最好的主动学习方法,学习内容的平均保留率高达90%。

基于此,校长工作室的成员学校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如打破班级的“围墙”,允许学生去班级并进入社区。例如,为学生提供越来越丰富的活动,并给予学生独立选择的权利;另一个例子是“快乐小先生”的实践,它通过翻转教室来颠覆传统教室的气氛,这样孩子们就可以登上讲台。杨浦小学剪纸社的尚玄冥把自己的经历写成教案来帮助同伴时,谁会想到在讲台上自信从容地说话的女孩曾经是一个害羞内向的孩子?孩子们在社区中展示了他们的兴趣和特殊技能。他们“教授”他们喜欢的东西,反思和总结他们的经验,积极学习和补充他们的知识,也锻炼他们的表达和增强他们的信心。整个过程令人愉快。她的成长感动了咋

经过五年的探索和实践,针对制约学校实施“快乐活动日”的瓶颈,在胡建民校长工作室的带动和杠杆作用下,杨浦部分小学除了形成新的“跨班级”和社区形式外,还丰富了校本课程,在较少的科学站的帮助下,增加了“活页”活动课程形式,整合了网上、网下、校内和校外资源,鼓励教师带头开展超越“跨部门”学科界限的活动,并提供

“我们仍在探索‘碎片化’学习。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的学习都需要系统的课程,特别是为了学生对发展和介绍的兴趣。一些非常有趣的模块化和分散化的小课程实际上可以让孩子们真正投资并获得更多的积累。”胡建民说,“要真正让孩子们开心和学习,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今后,我们还将制定“快乐学习”指标,实现“以人为本”的组织学习,进一步突破有限的资源,满足学生的多样化需求。”

(原标题:快乐学习,它真的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