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级大市场,电动化供应链成比亚迪又一个“掘进机器”

  • 日期:01-26
  • 点击:(1848)


丰田曾领导全球汽车业几十年,它将电动汽车的命运交给了一家名叫比亚迪的中国公司。

刚才,2019年11月7日,丰田和比亚迪签署了合资协议:

双方将在2020年各出资50%成立一家研发公司,开展纯电动汽车及其平台、零部件等相关业务的设计、研发。

(1)

中国工程师深圳平山被一个巨大的工厂实验室吸引住了,左手拿着工具,右手测量着世界新能源汽车的未来。

他的名字叫王传福。

24年前,刚刚从这所大学毕业的年轻人不相信日本垄断电池技术,用他的“小米步枪”从另一边夺取了世界第一。

从这开始,又花了16年时间编织了一个巨大的新能源汽车帝国。

他对技术的痴迷让他“幸运”地实现了一个世纪以来汽车行业的最大变革。

电动汽车的时代真的来了!

就在2019年,欧洲三大汽车巨头33,354辆奔驰、宝马和大众都宣布将全面进入电动汽车行业。

大众甚至计划在未来五年内花费300亿欧元转用电力。

日本不能坐着不动!

2019年7月,丰田紧急宣布将与比亚迪合作开发纯电动汽车,并使用丰田品牌在2025年前将其投放中国市场。

仅仅四个月后,丰田在北京宣布将与比亚迪建立合资企业,共同开发纯电动汽车及其零部件。

跨国巨头首次在同等技术条件下与中国汽车公司合作。十年前,甚至五年前,这是我不敢去想的事情。

作为蓝星最强大的汽车公司,丰田曾是纯电动汽车领域最坚定的对手,被誉为“混合动力的鼻祖”。

几年前,当丰田章男准备拥抱电动车时,车内出现了急剧反弹。作为最后手段,几名高级官员不得不被撤职。

因为他知道欧洲人比他更焦虑,现在采取行动为时已晚。

2019年初,在德国汽车工业协会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大众首席执行官怒不可遏,敦促ZF、博世和其他零部件巨头接受电气化。

形势迫使我迅速转身。

但是日本汽车公司一直以保守的技术着称。是什么让丰田放弃谨慎,将电动车的未来交给了一家中国公司?答案是比亚迪的技术!

在内燃机时代,中国落后了一百年。现在,在电动汽车时代,以比亚迪为代表的中国汽车公司正面临着在弯道超车的机会。

早在十多年前,当全球产业还在观望的时候,王传福就带领比亚迪,毅然加入电动汽车行业。

凭借这种先发优势,比亚迪不仅在全球新能源汽车销售冠军中拔得头筹,而且成为唯一控制IGBT以及电池、电控和电机核心技术的新能源汽车企业。

在内燃机时代,中国以市场换取技术并跟随西方的时代永远消失了。

在比亚迪的官方网站上,王传福多年前写下了一句话:

‘作为中国民族汽车制造业的一员,如果我们不能改变这个领域落后民族汽车产业的现状,我们将会感到羞愧’

今天,比亚迪站在全球新能源汽车的高地,已经逐渐抹去了它的耻辱。就在这一天,王传福和超过20万比亚迪的人战斗了16年。

(2)

2003年底,37岁的王传福在上海金茂大厦会见了时任同济童杰汽车设计公司执行副总裁的连玉波。

双方合得来,聊了几个晚上。

那是中国汽车工业大爆炸的前夕,大批企业纷纷涌入,盯上了中国市场上最具潜力的这块蛋糕。

比亚迪当时已经是世界电池巨头之一,也不例外。

'我冲得太慢了,我要跳了!王传福描述了他当时的心情。

但是当电池不同于当汽车。

‘你了解汽车吗?’帮助建立中国最早的私人汽车设计公司的连玉波问道。

'我喜欢汽车。我已经读过几百本了

中国传统汽车工业一直充满对西方技术的恐惧。毕竟,它已经落后于其他国家太多年了。然而,王传福“失去了理智”宣布:“毕竟,汽车只是一堆钢铁.中国人不笨也不懒,为什么他们不能做呢?

所以,当其他人用市场换取技术并赚了很多钱时,比亚迪“笨拙地”开发了发动机、变速箱和离合器。

早些时候,王传福面对日本电池奇迹般的存在并不感到震惊。

缺乏技能,只是一点点的学习,学习;买不起设备,使用海上战术,本土炼钢.镍镉,镍氢已经成为锂电池。

但是要挑战一个新行业,它必然会承受巨大的压力。

进入汽车行业之前,王传福在里面开了个会。20多名股东表面上没有异议,私下里也很担心。

财务经理夏治兵仍在劝说王传福放弃,直到他收购秦川汽车厂的最后一刻。

'我认为风险非常高.欧洲、美国、日本和韩国的许多优秀竞争对手心中都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当香港投资者听到这个消息时,他们愤怒地离开,并在电话中喊道:“王先生,我们只是想把你的股票扔出去,直到我们死去。”

外面的噪音把天空翻了个底朝天,但王传福却“固执己见”。与制造汽车相比,他还有一个更大的梦想:“制造电动汽车!

这注定是一条压力和孤独更大的道路。

电动车早在100年前就诞生了,但它们已经被燃油汽车辗过。在此期间,通用和丰田尽了最大努力,但他们的影响力有限。

丰田因此改变了混合动力路线,成为纯电动汽车的最大对手。

电动车行业在这种观望和质疑中停滞了半个多世纪,很少有人关注它。

然而,王传福坚信,随着石油资源的枯竭和难以承受的环境压力,汽车工业将经历一场新的能源革命!

由于这种“痴迷”,比亚迪早在2002年制造汽车之前就成立了电动汽车项目团队。

但是比亚迪当时根本没有制造汽车的经验,所以它不得不开始探索燃料汽车,同时组织人们默默地学习电动汽车。

在过去的五年里,研发团队忍受了无人关注的孤独,开始从电池结构和传动系统方面改革整个车辆系统,最终开发出世界上第一辆双模式电动车F3DM。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已经努力工作了五年,但是他们所期待的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F3DM第一年只卖出了48辆车。

但是王传福无路可走。他继续组织人员,在安全性和便利性方面进行了大量的测试和改进,最终赢得了市场的认可。

从这开始,从F3DM到纯电动e6,到比亚迪秦、比亚迪宋、比亚迪唐……比亚迪一直在改写电动汽车的历史。

伦敦、巴黎、纽约.越来越多的比亚迪电动公交车在世界各大城市的街道上闪亮。

经过20多年的不断努力,3万多名工程师支持了这一切,并建造了一个巨大的技术鱼塘。

作为电动汽车的三个核心部件之一,电机的驱动依赖于一个小IGBT芯片。但在早期,国内IGBT芯片基本上是进口的。

比亚迪在汽车制造之初就成立了比亚迪微电子公司,并进入半导体领域,制造IGBT芯片。

一旦三菱和东芝等日本制造商垄断了IGBT市场几十年,比亚迪就有所突破,不再受他人控制。

这种垂直整合优势最终成为比亚迪持续转型的跳板。

十多年来,比亚迪一直以电池为核心,逐步控制从IGBT到电池、电机和电控的整个电动车产业链。

这种垂直整合优势最终成为比亚迪持续转型的跳板。

电动车在疑虑中停滞了半个多世纪,主要是因为成本太高而无法商业化。

一百多年前,当汽油车首次问世时,它遇到了同样的困境。

直到1913年,亨利福特才通过装配线简化了生产过程,导致T型车进入普通人的家庭之前成本下降了500%。

王传福认为今天的电动车也可以通过技术创新解决这个问题。单向

通过高度模块化的集成设计,大大降低了电动汽车内部部件的复杂性,在提高效率的基础上可以降低成本30%以上。

正在寻找电动汽车技术解决方案的丰田公司已经向比亚迪伸出橄榄枝。

(3)

制造汽车不是终点。

除此之外,王传福正在玩一个更大的游戏。

长期“蹲在”前线让王传福对技术有了更深的理解和非凡的视野。

1995年,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其他电子产品方兴未艾。王传福抓住机遇,迅速成为世界电池之王。

八年后,在汽车工业爆炸的前夕,他带领比亚迪果断介入。在短短几年内,它每年售出50万辆汽车,已经成为中国汽车业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比亚迪今天的地图上有两个精确的布局。

现在,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和其他技术的进步,汽车正在向智能化发展。

王传福敏锐地意识到电气化只是汽车革命的前半部分,智力是后半部分。然而,后者肯定会打破行业界限,催生数万亿种新格式。

但是智能化,光有硬件平台是不够的,还要有强大的软件系统。

e平台大大降低了电动汽车的制造成本,使比亚迪拥有能够开启电动汽车的传感器和控制权,创造了全球汽车生态的信心。

2018年4月,迪林克诞生了。

这个基于电子平台的智能互联网连接系统使汽车成为“长腿智能手机”。

但是王传福不打算一个人呆着。

6个月后,在比亚迪2018年全球开发者大会上,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向全球开发者开放341个传感器和66个控件,全面创建一个开放生态!

这在汽车工业130年的历史中极为罕见,震惊了整个行业。

周弘毅,他总是认为自己疯了,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大声说道:“王先生,你疯了吗?”?“你知道这会有什么后果吗,”

对此,王传福回应道:“我不担心,我坚信这代表着智能汽车的未来!”

一个简单的答案概括了这个“技术狂人”的长期野心。

放眼全球,特斯拉不行,通用不行,公众也不行。只有比亚迪能打开所有341个传感器和66个控制器。

这决定了比亚迪迪尔ink将成为一个真正类似ios和安卓的开源生态系统,而不是一个门槛高、玩家少的塞班系统。

其他汽车玩家,如果不跟进,最终将会像诺基亚手机一样,在短短几年内迅速从全球霸权转变为“其他人”!

没有上游和下游合作伙伴的支持,任何行业都不可能成熟。

松下曾经是等离子技术的伟大领导者,但它不愿意与同行分享。它试图独自主宰整个等离子产业。

这一举动迫使越来越多的企业投奔液晶阵营。最终,松下遭受了毁灭性的失败,并亲自摧毁了一个行业。

开放对于像电动汽车这样的颠覆者来说尤其重要。没有行业的共同努力,突破燃油汽车的防线,真正拓展行业是不可能的。

正因如此,比亚迪不仅致力于打造D开放生态,还宣布了外部供应的E平台!

这意味着整个汽车厂不需要从零开始研发,制造电动车就像积木一样。

一些乐观主义者甚至指出,100多年前福特使用T型车来推动燃油汽车普及的场景现在正在电动汽车行业重演。

随着丰田的加入和欧洲三大汽车公司的扩张,电动车阵营变得越来越强大。

比亚迪在梅赛德斯-奔驰和丰田等巨头的支持下,也在电动汽车领域从一家简单的汽车工厂转型为博世和ZF。

这是比亚迪制造汽车后的又一个战略进步。

王传福,举着天象,因此非常自信。在2019年中国电动汽车100人委员会上,他再次“发表了激烈的言论”

。在2025年,电动汽车将能够完全摆脱传统燃料汽车,无论价格或里程如何。

根据这一计算,电动汽车还剩下不到六年的时间。

在汽车工业的顶峰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