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叶玲:只为黎明前那一束光 | “‘她’在战疫一线”三八主题征文·天眼新闻文化频道

  • 日期:03-14
  • 点击:(1643)


她的名片

薛亦玲,共产党员,毕业于毕节职业技术学院,现为大方县妇幼保健院护士。

每天,当我看到一群医务人员正赶往武汉抗击新的皇冠肺炎疫情的消息时,我心里都有说不出的难受。我是一名护士,也是一名共产党员。在这个关键时刻,我也想像他们一样,发出光芒,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来完成医务工作者的神圣使命。

2月2日在邀请函上郑重签名。当我得知县卫生局要成立一个医疗队,在县政府指定的隔离医疗观察点羊场镇川延村好心情大酒店开展医疗服务时,我毫不犹豫地提出申请,递交了邀请函,奔赴抗击“疫情”的第一线,开始了我的抗击疫情之路。虽然我很想去防疫前线,但我突然意识到,我回去后有一段时间不能回家。看着我的孩子,他只有1岁零4个月大,仍然非常依赖我,我突然有了很多想法。孩子们呢?孩子的父亲是县卫生局驻长石镇信阳村的驻地干部。爆发防控战争后,他去前线参加防控工作。我们不在家。这个孩子会被照顾吗?突然间,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么多东西的味道。我的家人给了我巨大的支持和鼓励。弟弟说:“姐姐,你放心,我会有孩子的。”得知我要被隔离后,我平时不善言辞的父亲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你是医生。这是你的职责。我们在家。我们必须好好工作,安全回来。”当我父亲说这话时,我的鼻子很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来到检疫医学观察点后,我的任务是为检疫点的人员提供医疗服务和生命支持。在我来之前,我曾无数次想象过隔离点应该是什么样子,但当我进入隔离点时,我发现现实比我想象的更“骷髅”一些:整栋大楼非常安静,安静得让人心慌,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在隔离点,黎明前起床。我知道明亮的天空有多庄严,寂静的房间有多压抑。他们裹着厚厚的隔离袍,戴着透气性差的口罩,测量体温,日复一日地观察身体状况。从一楼到三楼提着一个沉重的消毒桶,杀人无数次,没有留下任何死角。每天,食物应该在用餐时间准时送到看守者的房间,与他们交谈,平息他们的紧张情绪。一趟下来,透过护目镜看谁是“朦胧美人”;在厚重的隔离袍下,衣服湿透了。长时间接触消毒剂会使戴着手套的手变得过敏和极度发痒。

游客午餐

检疫的第八天是元宵节。夜深了,烟花不时在空中爆炸。此时此刻,我不禁想念我的家人和孩子。打开移动视频链接,孩子。当孩子在视频中看到母亲戴着面具时,他以为母亲在躲着他。她用乳白的声音为母亲哭泣,并请她拥抱她。她还伸出她温柔的手。在隔离点经过这么多天的艰苦工作和坚持之后,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在她内心最柔软的部分造成了隐隐的疼痛。

我真的很想念我的孩子。那时我真的很想对我的儿子说:“妈妈明天会回来的,宝贝……”但是我不能欺骗这个孩子。如果他明天不能见妈妈,他会多么失望啊!我只能背过身去擦干眼泪,转过身来,温柔地安慰我的儿子说:“我的宝贝很可爱。我妈妈正在外面打怪物。当她逃跑的时候,我妈妈会回来拥抱我的孩子……”

在未来的每个工作日,每当我要失败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些在临床前线战斗的医务人员。他们是真正的英雄,也是我学习的榜样。他们在最危险和最困难的地方,承受着感染的风险,但他们没有退缩或放弃。他们以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全心全意地保护人民的生命和健康,甚至用自己的生命写下感人的赞歌。我是追逐“光明”的人,疫情不会退却,我也不会退却!因为我相信黑暗会过去,疾病会被战胜。奉献和坚持只是为了黎明前的光明。文/薛亦玲的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当代财经媒体记者的编辑/卢清健的视觉编辑/赵的编辑/李颖

综合激激的五月,一本道色综合手机久久,678五月丁香亚洲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