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尼不放弃手机,是日本制造最后的倔强

  • 日期:01-30
  • 点击:(628)


从2008年到2014年,日本最担心的是“索尼今天破产了吗”?

最近,索尼发布了2019财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收入为1.9257万亿日元,较去年同期的1.9536万亿日元下降了1%。股东应占净利润为1521亿日元,比去年同期的2264亿日元下降33%。尽管业绩不是很好,索尼的破产危机早已过去。

但是索尼移动仍然处于危险之中。今年4月至6月,索尼仅发运90万部智能手机,首次突破100万大关,当季营收为44.5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52.3亿美元。这让索尼回到了一个老问题:移动业务应该被出售还是被抛弃?

平井一夫的回答仍然是否定的,他更加关注智能手机之上的事情:索尼未来应该做什么。然而,他看到日本企业在消费电子产品制造领域一步步失去荣耀,不仅仅是出于战略目的。他充满了遗憾,可能仍然想保留最后一个不切实际的希望。

最后一部“日本制造”手机?

为了纪念索尼前总裁安藤忠雄,他在2001年底去夏威夷度假。在高尔夫球场上,几名苹果高管手持一台运行OSX的VAIO电脑,劝说索尼植入苹果的操作系统。刚刚回来的乔布斯也在场。他认为索尼是唯一一个有资格使用操作系统的品牌。“不幸的是,索尼站在视窗一边。

早些时候,索尼甚至错过了收购苹果的最佳时机。就职前,出井伸之曾建议在乔布斯被解雇的关键时刻收购苹果,但该计划被当时的何达总统坚决拒绝,因为它太前卫了。

便携式电脑的崛起是日本半导体产业的最后机会。然而,他们仍然慢了半拍,这种节奏直接影响索尼和其他日本公司对移动潮流的看法。2007年,苹果手机的出现导致了整个行业的升级和转型。结果,谷歌的安卓系统迅速进入市场,吸引三星、宏达电和一些国内品牌加入,而日本制造商的反应普遍较慢。

2008年,夏普重返中国大陆市场,一度凭借9010C手机抢占了大量市场份额,而国内品牌已经从功能性机器大规模转型为智能机器。2010年3月,索尼终于发布了首款搭载安卓系统的Xperia智能手机。与此同时,宏达电凭借首款安卓手机的优势,获得了全球智能手机市场10%以上的份额。松下的到来甚至更晚,直到2012年,备受瞩目的松下Eluga才在欧洲市场发布。

此时,日本制造业已经进入所谓的“失去的20年”衰退,尤其是2008年的经济危机,唤醒了仍在大国制造业梦想中的企业。

华尔街报道称,金融危机后,日本电子产品和服务的出口量从1996年的19%下降到2009年的10%。也是从2009年开始,日本成为家用电器出口国的进口国,而日本三大消费电子巨头索尼、松下和夏普正在衰落。在2011财年,这三家公司亏损1.6万亿日元(1283亿元人民币)。

现在再看看全球手机行业。日本制造商已经成为领先制造商的技术附属品。索尼和其他品牌甚至还没有保住自己的本地市场。根据日本研究公司MMRI的数据,在2017财年,苹果以43.4%的份额稳稳地位居第一,紧随其后的是夏普的手机,索尼则跌至第三。

夏普自2016年卖给富士康后,已经从日本制造转变为中国制造。只有索尼仍在以微弱的方式扞卫日本在移动硬件方面的自尊,甚至延续日本制造业特有的偏执和保守主义。

日本“被遗忘”的日本制造

如果2011年三大消费电子巨头的巨额亏损表明日本制造注定无法适应技术趋势的变化速度,并逐渐被取代,那么如今反复出现的欺诈行为实际上证明了日本制造核心精神的丧失,这一点更具破坏性。

2017年10月,据报道,神户制钢在其3家工厂和1家子公司伪造了部分产品的技术数据,并制造了假冒产品,用于劣质交付给客户。流入的假冒产品数量

十年前,整个日本经济陷入深度衰退,随后是次贷危机,导致日本长期依赖的海外市场急剧收缩。对于当时的日本制造企业来说,亏损、裁员或破产早已司空见惯,生存至关重要。正如川崎所说,生产部门注重利润而忽视质量控制,这是公司数据普遍被篡改的原因。

因此,日本制造业不仅是过去工业的荣耀永远消失了,而且它所代表的最高技术标准和追求也正在消失,这大大降低了日本制造业的整体形象。

然而,最悲哀的是日本制造的东西被人们遗忘在心中。

在20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裂之前,日本消费者普遍充满了优于国内商品的优势。在他们看来,只有日本生产的商品才是最高质量、最放心和最安全的象征。然而,日本电子制造商崩溃了,随之而来的经济萧条让他们措手不及。

首先,三菱、日立、东芝等逐渐淡出市场的家电品牌被进口产品取代,然后索尼、松下等原本引以为豪的星级消费电子产品退出市场,三星和苹果席卷全球。这一趋势继续蔓延到食品、服装和其他生活领域,以及代表技术趋势的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行业。日本消费者的心理差距并不明显。

起初,他们普遍不愿意放弃对“日本制造”的痴迷,这种痴迷导致许多企业将其他国家的产品作为日本产品以高价出售给日本消费者。当然,这种顽固的优势并没有持续多久。长期的经济萧条带来了更多的恐慌。

《网络与爱国》的作者安天浩一世解释了日本的社会变化,并说:“许多日本男人参加游行主要是为了政治目的,有时是为了发泄他们的感情。然而,妇女参加游行和政治辩论往往源于她们对社会的绝望和内心的危机感”。

日本消费者对日本制造业的偏执最终被现实击败,尤其是当沉浸在日本制造业繁荣旧梦中的工匠和消费者变老时,新一代年轻人自出生以来就远离辉煌的日本制造业,他们的成长环境长期以来与中国制造业密不可分,但他们比上一代更能适应当前的经济差距。这也使得日本公民逐渐忘记了日本制造的东西。

Japanese Maded Advanced“Heritage”

2013年,美国着名经济杂志《福布斯》发表了一篇由前编辑伊蒙芬格莱顿(Eamonn Fingleton)撰写的文章《日本失去了20年的说法是个大骗局》,推翻了主流舆论对日本“失落的20年”的共识,在当时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

根据Eamonn的说法,正是在“失去的20年”期间,日本成为海外净资产最大的国家,而海外资产产生的净收入并没有包括在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中。据统计,2001年日本海外净资产为179万亿日元,2015年达到339万亿日元,比2001年增长90%。

海外净资产的快速增长是由于日本制造业的产业转移。20世纪80年代,受国内生产成本高的影响,日本的一些大型制造业将一些生产环节转移到该国的低成本地区。200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亚洲新兴国家挤压了日本的出口市场,日本进行了第二次产业战略转移。

如上图所示,在日本失去20年和长期经济停滞的背景下,日本制造业的海外生产率持续上升。

更重要的是,他还指出,事实上,日本的创新方向是避开终端市场激烈竞争的“红海”,转向上游不断扩张高附加值核心组件的“蓝海”。这也是事实。日本制造业在全球产业链上游的材料、零部件和设备制造等核心技术上仍保持优势。

然而,这毕竟只是日本制造商留下的遗产。一方面,日本在电子消费部件上的利润无法与制造和销售com的利润相提并论

另一方面,日本的制造业“将整体分解成部分”,控制电子消费产业链,无疑是全球化浪潮中的一种新的存在形式,但其技术优势正在被削弱。一旦他们在图像传感器、存储器、微处理器和其他技术供应方面的声音被取代,这意味着日本制造商将没有出路。特别是,中国最近对半导体行业的重视和热情可能成为日本最大的竞争对手。

这也是资本市场不重视日本制造企业的原因。即使他们赚了很多钱,他们也缺乏长期乐观的前景。

日本的“失去的二十年”远不止是经济停滞。池田信夫在描述“经济长期停滞”的社会现状时引用了村上龙的名言:这个国家拥有一切。我们拥有我们想要的一切,但是没有希望。

平井一夫也经历了日本制造业从繁荣到萧条的混乱时期,所以他对索尼手机更加后悔。然而,索尼很幸运地恢复了,而日本制造商几天来都不相信有希望。

歪路,独立作家,互联网和科技界的深度观察者。同名微信公众号:wddtalk。不保留作者的相关信息,不得以任何形式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