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外农业专家:帮非洲提高产量 曾遇蟒蛇缠腿

  • 日期:01-19
  • 点击:(1419)


援助莫桑比克农产品加工专家张鸿林正在开展技术培训。吉布提援助专家小任荣正在对绵羊进行寄生虫调查。

埃塞俄比亚职业教育援助队的陈雄珍老师向当地教师提供蚕桑技术指导。

津巴布韦兽医专家严守根检查小猪的生长。

他们远离家乡,来到了千里之外的地球另一边。他们克服了日常生活中的种种不便,如饮食和生活上的不便,深深地埋葬了自己的罪恶感和对家人的思念,并将中国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和理念传播到非洲大陆。通过他们的辛勤工作和汗水,他们帮助欠发达国家减少饥饿和贫困,在中国和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并浇灌了友谊之花。他们是命运共同体最生动的体现。他们可能没有这样说,但他们确实一直在这样做。别忘了,有这么一群外援农业专家!本期,我们聚焦援外农业专家,设立“援外农业专家风采”栏目,陆续发表他们感人的故事。

本报记者卢克新

“非洲一年有两个季节,旱季和雨季。雨季时,茅草高2米,蟒蛇比比皆是。那时,我们选择了几内亚各地的地方。每个人都穿着防蚊聚酯和卡丹工作服,在草丛中行走。前面的人把蛇吵醒了。在队伍的最后,我看见蛇缠绕在他的腿上.我住在一所破旧的房子里,曾经被一只将近20厘米的大蝎子咬过。我痛苦地向母亲哭喊.非洲并不都是艰苦的,但也有美好的事物。晚上在河里洗澡后,我躺在河中央的一棵大树上。灯在这个月熄灭了,我面前的一切真的很美。我心想,王维的《松树林里的月光,小溪里的水晶石》是从这里来的吗?”

1968年,25岁的兰林宝大学从农业部毕业两年半后被送往非洲几内亚共和国。将近半个世纪后,小蓝从农业部国际交流服务中心副主任的位置上退休多年,成了一个老蓝。几代援外老人也在变老。然而,中国的农业对外援助从未中断过。新一代农业专家接过指挥棒,前往最需要帮助的国家,帮助他们增加产量,解决食品和衣物问题。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把中国的农业技术推广到国外,反映中国作为世界大国的责任和义务。

2015年12月,当习近平主席对津巴布韦进行国事访问时,他接见了中国津巴布韦农业高级专家组的所有同志,并感谢他们的贡献。可以说,这也是对所有外援农业专家的肯定和认可。自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以来,中国向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等欠发达国家派遣了农业专家农业部国际交流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受农业部和商务部委托,我中心自2006年起负责对外援助农业专家的遴选和管理工作。”据统计,迄今已有50个农业专家组被派往35个非洲国家和一些亚洲国家660次。共派出17批农业职业教育队485次。

据了解,中国对非农业的援助模式经历了从国家统一分配资源、建筑机构主导到多主体参与的历史演变。改革开放前,对“大国责任”的强调往往是纯粹的“利他主义”,而时代和潮流的变化不再等待。改革开放后,注重“互利”将有助于援助项目的可持续性。新世纪以来,多学科的参与推动了援助模式的创新,援助理念更加强调“教人钓鱼”,以增强受援国的自我造血功能。

援助埃塞俄比亚农业职业教育项目起源于2000年。已故的前埃塞俄比亚人

2016年12月26日,中国和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恢复外交关系。应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的请求,中国紧急挑选了畜牧业、农作物、沼气和其他领域的杰出专家,在20天内在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开展农业援助。农业技术小组抵达圣多美后,在村庄、社区、农田和农场进行了深入的实地研究,与当地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举行了会谈,并就玉米、蔬菜和生猪进行了一系列实验和示范以及实用技术培训。这些作品深受农民欢迎,并得到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农业部及相关各方的广泛认可。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电视台专门报道了这些事件。当地人一见到专家,就竖起大拇指说:“中国很棒。”

这两个项目只是农业援助的缩影。据统计,从1960年到2010年,中国援助了非洲约220个农业项目,约占非洲援助项目总数的五分之一。在非洲的这些农业援助项目中,农业专家的形象总是光彩照人。通过实践培训、实验示范、理论教学等有效方法,中国的实践技术和先进理念在受援国生根发芽,大大提高了受援国的农业生产技术和管理水平,赢得了受援国政府、教师和农民的广泛赞誉和好评。

责任编辑:梁炳清

——